• 瀚空小说网

    当前位置:都市重生

    《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叶拾穆子桢小说全文

    叶拾穆子桢 时间:2023-01-24 07:15:58

    小说简介:主角是的叶拾穆子桢小说是《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本小说的作者是九月里写的一本古代类型的小说。第16章机灵?大夫一听,以为是在讽刺他呢,于是一个劲儿地摇头.........

    《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叶拾穆子桢小说全文

    第16章

    机灵?

    大夫一听,以为是在讽刺他呢,于是一个劲儿地摇头,“不不不,不机灵。”

    眼前的暗卫一脸无奈,干脆蹲下身子,伸出手来。

    “起来吧,我是王爷的人,奉王爷之命,过来保护你的。”

    那大夫却捂着自己的眼睛,一个劲儿地摇头。

    “王爷?不,我什么也不知道!大人,我什么也没瞧见,不知道您是谁,只要您放了我,我肯定不会多嘴一句。”

    暗卫翻了个白眼。

    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这大夫多半是吓傻了,要不然,就是在装疯卖傻。

    不管怎么样,王爷的吩咐他已经做到,还要回去交差,于是,他也懒得跟此人废话,直接一记手刀,将其打晕送回。

    完事之后,放了一颗信号弹。

    ......

    院子里。

    叶拾悄悄瞥了一眼不远处正在看书的穆子桢,偷偷招呼了紫萝过来。

    “给我找些话本过来。”

    这王府的日子实在太过无聊,又不给出去活动,只能自己想办法找些乐子。

    “话本?”紫萝有些担心地看了穆子桢一眼。

    这些不入流的东西,贵族人家的少爷小姐们可是嗤之以鼻的。

    王爷也从来不喜这些东西,要是......

    “王妃,不太好......”

    “没事,出了事我来承担。”

    现在仗着肚子里的孩子,她的胆子可大了。

    而且,她也发觉,穆子桢有意无意地在迁就他。

    紫萝显得有些为难。

    “现在,你可是我的丫鬟,听我差遣的。”叶拾努了努嘴,故作威严。

    紫萝没了办法,只好点了点头,出去了。

    她前脚刚走,后脚,一个侍卫模样的人便迈步走了进来。

    “王爷。”

    穆子桢的目光从书本上挪开,看向侍卫的同时,还瞟了叶拾一眼。

    这暗卫是他刚派出去暗中保护那大夫的,看来,出事了。

    “他们按耐不住,动手了?”

    “是,不过那大夫倒是机灵,只说是进府给王爷治疗腿疾的。”

    穆子桢的眸底闪过一抹锐利,“那动手之人呢?”

    “一样查不出任何线索。”

    “处理干净没有?”

    “属下已经放了一把火,将整辆车一同烧了。”

    这也算是对一直在暗中虎视眈眈盯着王府的人的一种警告。

    穆子桢轻笑一声,面上渐渐染上一层阴冷的寒霜,“看来,本王的确没有高估他们对本王的忌惮,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暗卫微微低下头去,没有说话。

    他只负责接收穆子桢的命令,其他的,一改不予评论。

    穆子桢思索片刻,再次看向暗卫,沉声说道:“正好,本王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大做文章。”

    暗卫点了点头,转身退下。

    此时,叶拾就在旁边看完了全程。

    他当真是一点儿也不避讳,直接在自己面前大声密谋。

    叶拾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摆弄着花草,不免轻哼道:“这王府内本来就不太平,外面还有人虎视眈眈,这可真是一个是非之地。”

    穆子桢那英气的剑眉顿时拧成一团,“王府之内,如何不太平?”

    叶拾双手环胸,“找事的主母,身边跟着挑事的绿茶,外加一个......”

    她说到这里,下意识地瞟了一眼穆子桢的方向,果然迎上一道冷厉的目光。

    罢了,不说那么直白,免得打击穆子桢。

    她也懒得跟他吵架。

    “反正,也没多平静。”

    “那是因为你不听管束,不守规矩。”

    “嘁,你们王府的规矩,繁文缛节,有什么用?”

    穆子桢毕竟是封建社会的王爷,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来也是正常。

    她一个受过良好现代教育的新人类,也不必跟他争执过多。

    于是,没等穆子桢反驳,她又转移了话题,“眼下,朝廷对你虎视眈眈,不会连累我吧?”

    穆子桢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嘴角染上一抹讽刺的笑意,他冷哼一声,抿唇道:“这你不必担心,本王说过,会保护你的。”

    然而叶拾还是一副担忧的模样,皱着眉毛,看了看四周,认真分析道:

    “这世界上就没有攻不破的城墙,万一他们对我下手了呢?毕竟,我也是个重要的人质。”

    “......你哪来的自信?”穆子桢眯着眼睛,一脸嫌弃地上下打量着她。

    叶拾高傲地扬起下巴,笑道:“这全府上下,谁不知道我不守规矩,这不都是王爷的默许和偏爱?”

    穆子桢的嘴角抽了抽。

    果然,还是给这女人太多特权,让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他赞同一般地点了点头,顺势说道:“你说的没错,本王应该收回特权,让你好好学学规矩。”

    “学规矩?”叶拾忽然捂住自己的腹部,夸张地叫了起来,“哎呀,你不满就说,踢我做什么。”

    穆子桢:“......”

    他就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

    因着大夫的嘱咐,晚膳时间,清粥小菜,穆子桢全程盯着她吃饭。

    她被看得浑身不舒服。

    吃了两口,便放下筷子。

    白粥、腌菜,这能有什么吃头?

    穆子桢也不勉强,只提醒道:“晚间饿了,可不要后悔。”

    叶拾反唇相讥,“就算饿了,也是你虐待的。”

    虐待?

    穆子桢脸上染上一层冷意,“这是大夫的叮嘱,可不是本王的意思。”

    好啊,拿大夫来压自己!

    叶拾默默在心里记了个仇。

    晚上,叶拾早早就上床睡觉了。

    更深露重之时,穆子桢从外边回来,推门发现,她竟然从里面上了门闩。

    他的面色顿时被外面的夜色染黑。

    不过下一刻,他就翻窗而入。

    叶拾正靠在床上看话本,见着穆子桢,不由得细眉微挑,“你来做什么?”

    “本王来你处还能做什么?”

    穆子桢说着俊眉微扬,随后缓缓褪去了外袍向叶拾走去。

    俯身凑近了她的耳畔,音色暖昧,“当然是......睡觉啊。”

    耳畔传来的酥痒让叶拾不由绷直了背脊,心脏瞬间跳到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