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瀚空小说网

    当前位置:都市重生

    现在火的小说江先生他先动的心小说【最快更新】章节整理篇

    沈星江夜 时间:2023-01-24 07:19:41

    小说简介:沈星江夜是作者西西瓜皮皮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第17章欢快轻愉地步子叫她心底泛起酸涩,曾经几时,她也曾像这.........

    现在火的小说江先生他先动的心小说【最快更新】章节整理篇

    第17章

    欢快轻愉地步子叫她心底泛起酸涩,曾经几时,她也曾像这样奔过父母怀抱。

    “怎么,羡慕?”

    江夜挑唇,似笑非笑,狠厉眉眼似乎也因为那一抹弧度变得柔和。

    “你怎么直接来了?”

    她目前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唯一一段恋爱,李凯旋从来没有这样做。

    “拿东西,跟我走。”

    江夜惜字如金,仿佛那抹笑意是她的幻觉,只一瞬便消失。

    “我还得回家,跟周姨说一下。”

    沈星背脊挺得笔直,拉小提琴时,她将长发挽成一个低丸子头,索性也就一直没解开,整个人透出温婉气质。

    江夜瞥了她一眼,没应声。

    男人反应在她意料之中,她攥了攥身上安全带,看来只有另外找个时间回去一趟。

    沈星神色怏怏靠在副驾驶,眼皮重如千斤。

    “叮。”

    包里手机忽振动一下,美目微闪,车厢安静得过分,她都能听清自己的呼吸声。

    屏幕上是白桃长达六十秒的语音,以及一张截图,沈星忍不住想,要是语音没有限制,估计白桃能发个一百多秒。

    “我靠,爱妃,你看看那个乔苑说的什么话,真不是我要跟她计较,但凡是个人都说不出那样的话......”

    白桃愤懑的声音猛地在车厢回响,沈星眼疾手快摁灭屏幕,戛然而止,空气中气氛似乎凝固了瞬。

    她小心翼翼朝身边投去视线,江夜像是没听见般,神情没分毫变化,似察觉到她目光,侧目看去。

    空中交汇,沈星一怔,随即悻悻收回目光,逃避尴尬,她掏出手机,静音后这才松了口气。

    点开截图,乔苑在另一个小群里议论沈星。

    “跟李凯旋分手没多久,转头就傍上另一个大款。”

    白桃性格开朗,脾气直来直往,跟班上大多数人关系都不错,她自然也是这小群里的一份子。

    依旧有不少明事理的人在帮她说话。

    “难道不是因为李凯旋出轨在先?怎么话到你这就变味了呢?”

    “哟,王阳,想不到你还会怜香惜玉啊?”

    帮沈星说话的是个男同学,见其他人如此揶揄,一气之下直接退了群。

    沈星握紧手机,指尖泛白,唇边凝着一抹冷笑。

    指尖敲击屏幕。

    “同学聚会什么时候?”

    白桃正在窝在自家沙发里,捧着半个西瓜,咬了一口,屋内空调正正好二十六度,看见沈星回话时,她冷不丁瞪圆眸子,闪过一丝惊喜。

    “你要去?这周三。”

    囫囵吞下的西瓜里还残留着几颗籽。

    不等沈星回话,她忙放下西瓜,另一只手摁下语音。

    “咱们必须去!明天!咱们去逛街,就这么说定了!”

    白桃特意看了眼时间,正好明天周一。

    沈星落在屏幕上的手指顿了顿,“好。”

    “到了。”

    车子停在与库里南格格不入的老式小区门口。

    江夜解开安全带,侧目看向身边女人,早上被他拨弄过的耳坠此刻乖巧依附在沈星玲珑小巧的耳垂上。

    “上去吧,一个小时。”

    江夜叼着烟,捧着掌心里的打火机,薄唇吐出一团烟雾,气息瞬间在整个车厢弥漫。

    周姨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往回走,只见自家楼下停着一辆价格不菲的汽车。

    收回视线,绕过车身,嘴里忍不住念叨,“也不知道谁的车,这么挡在门口......”

    “周姨。”

    沈星没拿包,跟在周姨身后,看着她那佝偻身躯,忍不住红了眼眶。

    “星儿?你出差回来了?”

    周姨搭着栏杆,惊喜回头,注意到沈星脸上细微伤痕,蓦的变了脸色。

    心疼不已,“怎么了这是,好端端的出差怎么受伤了?”

    “周姨,我们回去说。”

    沈星垂下眼眸,余光扫过停在楼下的那辆库里南,随着周姨一起上楼。

    “星儿,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一回到家,周姨连忙拉着沈星的手左看右看,悲切又担忧神情从她那双略混浊的双眸流露。

    “没有的周姨。”

    沈星摇摇头,将这几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与周姨听。

    哪知周姨缓缓点头,“这样也好,叫那个人渣,不敢再对你起半分不轨之心。”

    提及李凯旋时,周姨恨不得一口牙咬碎。

    “都是我不好,要不是当初我那么轻信他,爸爸他......也不至于会到这种地步。”

    喉咙里升起一股酸涩。

    “星儿,这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那个人渣!不过现在也好,你爸爸的事情也在慢慢解决,你不要太自责。”

    女人爱怜般地伸手,轻抚沈星。

    “好了,快去收拾东西,只要你没事就好,过两天我去看看你爸,你也别太担心。”

    两人坐在餐桌上,沈星看着面前女人,回握住她的手,掌心里似乎有新长出的硬茧,哽咽道,“对不起,周姨。”

    “你这傻孩子,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咱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她想好,魏文那边说父亲最少可以判三年,等三年时间一过,她就带着两个老人远走高飞,开始新生活。

    “走吧,我送你下去。”

    江夜半边身子倚靠在车门边,长袖被他挽了一半,地面散落两三根烟头,长身玉立。

    “江......”

    话刚出口,沈星蓦的顿住,叫江律师会叫周姨看出破绽,幸亏江夜转头看来,对着周姨微微一欠身。

    “好了,我就送到这了,有什么事打电话来。”

    周姨将小提琴背包递到江夜手边,男人眉尾微扬,不动声色地接过。

    “周姨你也照顾好自己。”

    沈星点点头,没多做停留,两人转身上了车。

    “谢谢。”

    她双手抓着衣摆,咽下喉咙里的那股不适,松了口气。

    “没事。”

    江夜往她牛仔裤裹着的长腿瞥了一眼,启动车身,调转方向盘往另一条道驶去。

    落日映在西边天上,云也掺着那红,闪成一团团粉色,车载音箱泄出轻缓音乐,沈星微微侧目。

    江夜眉宇松懈瞬,被沈星敏锐捕捉到他那一刹那的放松。

    她换了个姿势,困意疲倦逐渐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