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瀚空小说网

    免费小说且以深情囚你心在线阅读

    叶轻语林慕琛 时间:2021-09-14 08:28:55

    小说简介:人气小说《且以深情囚你心》是来自老油条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叶轻语林慕琛,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值得推荐。他是她最爱的人,她爱他入骨。为了他,甘愿忍受一切委屈,做任何事情。可是她,却是他...

    免费小说且以深情囚你心在线阅读

    《且以深情囚你心》第8章 她要离开

    看着林慕琛消失的车尾,叶轻语忍不住委屈的红了眼圈。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忍着泪意和身体不适,一个人沿着公路,往回走。

    车子停在很偏远的公路,举目望过去,周围只有树木和田野,连一个可以定位的打车软件都没有。

    叶轻语一个人走了半个小时,才终于到了柏油马路上,见到了来往经过的车辆。

    她边走边等的又熬了半个小时,总算是幸运的遇见了一个路过的轿车,成功搭车,回到了市区。

    等她回到别墅时,已经是暮色西沉的傍晚。

    她疲惫的蜷缩在沙发上,捧着管家递过来的热水袋,慢慢缓气。

    小腹一直有些涨涨的绞痛,很是不舒服。

    也不知道是因为动了胎气,还是因为那个要她命的子宫癌。

    她吃了两颗止疼药,早早睡下休息,希望明早起床后,一切都会好起来。

    可天不如愿,叶轻语的肚子,越来越疼……

    到后半夜的时候,疼得不住的低吟,管家听见她痛苦的声音,连忙将她连夜送到医院,一检查,是因为那止疼药,含有伤害胎儿的副作用。

    医生还是之前给叶轻语做检查的那位,她一边给叶轻语调节输液水,一边好心的责备她:怀孕了也这么不小心,我看这个孩子,你还是别要了好……

    叶轻语苦笑,没办法回答。

    医生又念叨道:还有,你身体状况不好,留下这个孩子已经是勉强了,所以房事上,一定要节制,绝对不能跟你先生做了,不然惊动到孩子,那肯定是会流产的!

    我知道了,谢谢您。叶轻语尴尬的垂头道谢。

    医生摇摇头,终于离开了病房。

    叶轻语这次住院,没敢再跟任何人说,一个人在医院住了整整一周院,等到身体状况平稳后,这才回到别墅。

    管家给她端来热茶,挂好外套。

    那个……叶轻语犹豫了片刻,还是问道,我不在的这几天,慕琛他有回来过吗?

    管家连忙回答:三天前回来过一次,没看见您,林少爷就直接走了。

    叶轻语愣了一下:没留下其他的话吗?有问过……问过我吗?

    管家摇头,想了想,又接着说:没有……

    嗯,我知道了。叶轻语捧紧了手中的杯子,垂眸愣神。

    她消失了整整一周,可林慕琛却连她的下落也不询问。

    所以……如果她就这么直接离开的话,他……也根本不会在意吧?

    想到这里,叶轻语又忍不住苦笑。

    亏她在医院的时候还一直忐忑的思索离开的理由,可现在看来,她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因为林慕琛完全不会在乎。

    她消失了,林慕琛也只会拍手叫好。

    那她,要就这样离开吗?

    叶轻语又陷入了迷茫,为了孩子,她越早离开,越好……

    可是想到就要离开林慕琛,她又犯贱的,舍不得。

    那就,再等等吧,再让她见林慕琛一面,这一面见完,她就立刻离开……

    叶轻语如此下定了决心,随后便开始提前整理东西,只等见了林慕琛一面之后,带上行李就直接离开。

    可那个时候的她,根本不知道,几天之后发生的事情,将彻底的断了她要离开的生路。

    三天之后。

    深夜。

    叶轻语吃过药后,刚入睡不久,院子里忽然传来了熟悉的汽车鸣笛声。

    她猛然从梦中惊醒,急忙坐起身,披上了外套。

    是林慕琛回来了吗……

    开门出去,果真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见了林慕琛。

    他仰靠在沙发里,那双冰冷凌厉的黑眸紧闭着,面上略带疲色。

    叶轻语放轻的脚步下楼,轻声喊道:慕琛?

    林慕琛眉头动了动,却没睁开眼睛。

    叶轻语又走近了几步,这才闻见,他身上那股熏人的酒味。

    他喝醉了……

    《且以深情囚你心》第9章 虚无的温存

    叶轻语靠近过去,轻轻推了一下林慕琛的肩膀。

    阿琛……

    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敢这样亲昵的叫他。

    要是在林慕琛清醒的时候这样喊他,这个男人会大发雷霆,指着叶轻语的鼻子骂她不配!

    林慕琛紧闭的眼睑动了动,缓缓睁开,黑眸里没了平时的暗中凛冽锐利,略微带着几分迷茫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长发披肩,一张不着脂粉的小脸素净而清丽,尤其是那双带着关切的,乌黑明澈的眼眸,是那样的动人和勾魂。

    林慕琛忽然觉得口干舌燥,几下扯开了领带,随即伸手,一把再拉住了叶轻语的手腕,一个用力。

    叶轻语就惊呼了一声,无力的摔进了他的怀里。

    阿琛,你干什么?

    林慕琛捏住了叶轻语的纤细的下巴,直接凶狠的吻了上去。

    浓郁的酒味,立刻钻入了叶轻语的口腔。

    她登时愣住了。

    林慕琛,从来不吻她……

    他在她这里,只有发泄,因为不想看见她的脸,被子或者枕头,挡住叶轻语的脸。

    但今天,他吻她了……

    尽管是因为喝醉了,神志不清之下的举动,但叶轻语还是欣喜无比。

    她就要离开他了,这个吻,足够成为她余生最美好的回忆。

    环住林慕琛的后颈,叶轻语闭上睫毛,动情的回应他。

    两个人越吻越激烈,渐渐的紧紧抱在一起,躺在了沙发上。

    林慕琛压在叶轻语的身上,大手探入她的睡衣里,暧昧的抚摸那滑腻的肌肤……

    叶轻语猛然清醒过来,急忙推开身上的男人。

    不要……

    她现在不能跟他做那样的事情。

    林慕琛不悦的皱眉,将叶轻语挣扎的动作制止住,炙热的吻继续落下,从她的红唇,滑到侧颈……

    林慕琛,我现在不能跟你做。叶轻语不想伤到孩子,挣扎也剧烈起来,她挣脱了手,用力的去推林慕琛。

    这个女人,在他这里,向来都是百依百顺的听话的,就算偶尔挣扎,也都是抗拒一两下,随后就会老实下去,任由林慕琛为所欲为,直到她受不了了,也只是哭着求饶,从来不会推开他。

    但是现在……

    林慕琛的火气,一瞬间就上来了,连着酒意也清醒了几分。

    按住了女人推攘的手,那双黑眸,恢复了冰冷凛冽。

    不能跟我做?那你想跟谁做?他盯着叶轻语的眼睛,像是一头即将发怒的猛兽,韩子枫吗?

    叶轻语不悦的瞪着他:我跟子枫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林慕琛加大捏着她手腕的力度,声音冰冷:不是?那你还叫他子枫!你消失的那几天,就是跟韩子枫鬼混去吧!贱人!

    酒意上头,混合他蓬勃的怒火,让他比平时更加失控。

    叶轻语不可理喻的瞪着他,用力的挣扎。

    林慕琛,你放开我!

    林慕琛扯开薄唇,冷笑了一声,抓着叶轻语的手腕,又想将她反过身去,然后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为所欲为的对这个女人发泄和折磨。

    叶轻语不愿意的奋力挣扎起来。

    今晚的林慕琛比平时还要可怕几分,要是放任他折磨自己,那她的孩子,绝对会保不住的!

    叶轻语挣扎不过林慕琛的大力气,情急之下,扬手啪的一耳光,扇在了林慕琛的脸上。

    那一声响之后,客厅的整个气氛,都死寂了。

    这是第一次,叶轻语敢对林慕琛动手。

    林慕琛心里的无名火,空前的猛烈。

    叶轻语,你找死!

    他狠力攫住叶辞的安,因为沙发太过于狭小,两个人不好动作,就一把将她拽起,朝着一楼的书房拉去。

    叶轻语瞳孔猛然一缩,书房里,就藏着她已经收拾好了的行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