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瀚空小说网

    熬夜看完的小说替身王妃是戏精全章节免费阅读

    柳云葭齐慕殊 时间:2021-09-14 08:38:55

    小说简介:小说《替身王妃是戏精》的主角是柳云葭齐慕殊,是作者齐慕殊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小说故事情节非常出彩,非常值得一看,主角柳云葭齐慕殊人物形象深入人心,剧情超凡脱俗,让人越看越上瘾,一起来看穿越重生小说《替身王妃是戏精...

    熬夜看完的小说替身王妃是戏精全章节免费阅读

    《替身王妃是戏精》第8章 情调

    嘈杂之声被隔绝在门外,偌大的房间登时只剩下两个人,气氛也连带变得诡异起来。

    柳云葭都快把嘴给擦肿了,还是觉得不干净,谁知道他那张嘴都亲过些什么东西,指不定有多脏呢?

    齐慕殊半撑着头笑看着她,低沉的声音中满是玩味,纵然王妃恨嫁,也不必这般急不可耐,连流程都来不及走完,就特意跑到这来投怀送抱。

    恨嫁你个头!

    柳云葭心里暗骂,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实在没必要跟人渣计较,就权当是被狗咬了一口,自认倒霉吧。

    不是我要嫁,是王爷要娶。柳云葭边说边状似无意的甩了两下鞭子,啪啪的声响不大,但在空旷的密闭空间里却像是直接敲在人心上似的。

    齐慕殊是个没皮没脸的人,不知道还能做出什么荒唐事来,因此对付这种人要首先建立一种心里上的优势。不能让他看出你的急迫来,不然只会让他蹬鼻子上脸。

    所以从一开始,柳云葭就表现的很悠哉,我很明白,王爷要娶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心里的一个念想。既然如此,我与王爷就谈不上什么婚嫁,不过是王爷您想要我这张脸,我想要您那颗药,仅此而已。

    柳云葭这番话让齐慕殊眼中的墨色渐渐浓郁起来,她原来柳云葭不过是将门虎女,被宠得心高气傲,咽不下这口气,才莽撞的跑来闹事。

    可现在看来,这柳云葭还真没那么简单,她很清楚这桩婚事的关键所在。

    有意思!齐慕殊忽然放肆地笑了起来,他翻身而起,直勾勾地盯着柳云葭一步一步地向她逼近。

    那妖孽一般的邪肆狂笑,让柳云葭有点被吓到了,传言诚不欺她,这齐慕殊就是个变幻莫测,彻头彻尾的疯子。

    你要干嘛?柳云葭抬起鞭子指向齐慕殊,试图阻止他的靠近。

    可没想到鞭子被齐慕殊一把夺过,她也被逼得后腰直接抵在了桌子上。齐慕殊还不满足,双手撑在她的腰侧,仍在继续逼近。

    柳云葭被逼的没办法,只得用双手抵着他的胸口阻止他。

    触手一片温热,手感也很硬实,她竟然直接抵在了他的胸肌上!

    柳云葭的耳朵顿时烫得能烧水,不过说实在的,这个家伙身材还真的蛮有料的。

    低头瞄了一眼那双抵在自己心口的冰凉的玉手,齐慕殊笑得越发的邪肆,娘子不仅很有情趣,而且还很急切嘛。既然如此,为夫自然要奉陪到底,那也不必回府了,你情我愿的事情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齐慕殊说着便抬手抚上了柳云葭的脸,动作轻柔小心,仿佛稍微用点力就会碰坏了一样。

    他就像人格分裂一般,一边言语上羞辱着柳云葭,一边对她这张脸奉若珍宝。

    一时间柳云葭竟不知说他可恶好,还是可怜好。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在故意岔开话题装傻,她猜得没错,这个人果然从来就没真的想把血蚕蛹拿出来。

    《替身王妃是戏精》第9章 步步紧逼

    呵,还真想空手套白狼?想得美!

    柳云葭有些怒了,她歪头躲开齐慕殊的手,再抬眸眼中已尽是冷然。

    王爷在意的果然不过是这张脸罢了,不过我想提醒王爷一句,这张脸说到底是长在我身上,由我做主。况且王爷把这件婚事闹得这么大,全弈宁城的人都看着呢,天家威仪,王爷是早已都毫不在意了,可太后娘娘年事已高,怕是受不住这天下悠悠众口!

    齐慕殊堕落了这么多年,对这人世间的一般事早就不在意了。唯二能让他有些反应的事情,便是水月和太后。

    你在威胁我?齐慕殊的眉眼也冷了下来,毕竟是个王爷,生起气来,震慑力还是十足的。

    但柳云葭丝毫不惧,不够明显吗?

    齐慕殊冰冷的目光直逼柳云葭的眼睛,她现在完全陷在他的桎梏之中,处在如此的劣势,她竟然还敢这么明晃晃地威胁他。

    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到让他都不经生出几分忌惮来。

    可他面上却露出了轻蔑的冷笑,带着几分厌恶地将她甩开,你不过是长得与水月有几分的相似,才求来了你沈家这一线生机。你倒好,开始拿着鸡毛当令箭,威胁起我来了?

    是呢。柳云葭不紧不慢地理着凌乱的衣服,承认的干干脆脆,以血蚕蛹为聘,是太后亲口允下的;这轰动京城的迎亲队伍,是王爷您亲自备下的。王爷您亲自把我手上这根鸡毛变成了令箭,我又为何不用?况且,从王爷刚才的反应来看,我这相似之处,怕不止几分吧?

    她承认,确实多亏了齐慕殊那个白月光,她沈家才有这一线生机。

    可天底下那么多人,骗她长得像那就是她的本钱,既然都已经明码标价了,那就得公平公开,这时候跟她缺斤少两?

    不可能!

    柳云葭直勾勾地盯着安王那双墨色翻涌的桃花眼,带着几分决然。

    没有血蚕蛹,保不住我哥哥的性命,我的名声要与不要也没什么所谓。大不了,我划了这张脸,与我阿爹阿娘找一处穷乡僻壤了此残生。至于王爷,随口跟太后那么一解释,这事也能算有个了结,问题也都不大。

    齐慕殊长这么大,从未被人如此咄咄相逼过!

    齐慕殊的拳头死死捏起,他原本计划周翔,不过是为得一颗血蚕蛹,可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可偏偏他还拿她没办法,九分相似的脸又如何?她终究不是明月,只是若把血蚕蛹这事闹大,会引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东西在王府。

    良久,齐慕殊才甩下这么一句,颇有些咬牙切齿地味道。

    欧耶!

    听到齐慕殊让步,柳云葭神速变脸,又挂上了人畜无害的笑容,同时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破釜沉舟,终是她赌赢了。

    果然对付无赖最有效地方法,就是比他还豁的出去。

    一改刚才的强势,柳云葭恭谨谦顺的俯首,那就请王爷拿出些新郎官的作派来,亲自把我迎回王府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