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瀚空小说网

    当前位置:都市重生

    有哪些小说推荐(神医王妃别装了)

    棠妙心宁孤舟 时间:2021-09-14 08:58:55

    小说简介:小说《神医王妃别装了》主角是棠妙心宁孤舟,是棠花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该作品剧情精彩,字字皆是看点,字字神奇,非常值得推荐。宁孤舟把剑架在棠妙心的脖子上:你除了偷怀本王的崽,还有什么事瞒着本王?她拿出一大堆令牌:玄门...

    有哪些小说推荐(神医王妃别装了)

    《神医王妃别装了》第8章 本王像你的男人吗?

    宁孤舟却不再理棠妙心,转身准备离开。

    他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冷冷地道:我没精力天天看着你,这一次是给你提个醒。

    下次你再试图逃走,格杀勿论!棠妙心抓狂,非常后悔那晚睡了他,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男人!

    这一次的事情她已经见识到了他的手段,对他的话她一点都不怀疑。

    早知道他这么麻烦的话,她宁愿睡张嬷嬷给她安排的那个丑八怪!

    万户候府肯定已经知道她逃跑的消息,之后一定会变着法子折腾她,有这位大爷看着,她还离不了京。

    她对着他的背影大喊:你到底是谁?

    宁孤舟冷哼一声,没有回答,拎着鱼篓扬长而去。

    棠妙心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既然不能走,那她就要想个法子,改变一下现在的局面。

    万户候府是一定会让她代棠江仙嫁给秦王,如果秦王知道代嫁这事……

    她的眼前一亮,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她决定去找秦王。

    她有着专属于自己的消息渠道,只是半天的功夫,她就已经打听清楚了秦王的行踪:

    他长年住在京郊的别院,基本上不住在王府,今天他就在别院里。

    棠妙心知道这个消息后唇角微勾,先找地方休息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她便将自己打扮了一番:

    衣裳凌乱,头发也凌乱,脖子上是用手掐成的斑斑吻痕。

    她对着镜子一照,果然很残花败柳。

    她对自己现在的造型很满意,伸手扣响了秦王别院的门。

    开门的小厮看到她的样子吓了一大跳,她表明身份后小厮回去禀报,很快就请她进去。

    她见领路的小厮用一种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她,她略低着头,作出一副娇羞的模样。

    小厮忙收回眼神,领着她走到别院后方的湖畔,指着亭子道:王爷在那里,姑娘自己过去就好。

    棠妙心道了谢,便朝亭子走去。

    亭子四周挂着帐幔,她过去的时候帐幔是放下的,只能隐约看得见里面有个人影,看不清面容。

    棠妙心也听过不少关于秦王的传闻,知道这位是个极不好惹的主。

    她便不管他是否看得见,对着他轻轻一福,声音娇柔秀弱:见过王爷。

    里面没有动静。

    棠妙心的眸光沉了沉,决定按她之前想好的来做。

    她便道:我是万户候的二小姐了,今天来找王爷,是有件事情想和王爷商量。

    里面依旧没有人说话,只是身形略动了些,似乎在听她说话。

    棠妙心知道秦王性子古怪,也不计较他冷淡的态度。

    她接着道:我来是想告诉王爷,王爷和我姐姐的婚事,候府想让我代嫁。

    里面传来一记冷哼声,声音里透着不屑。

    棠妙心决定再接再励:我知道这件事情后觉得候爷和夫人这事做得太不厚道。

    我从小在庄子里长大,性情粗野,完全配不上王爷。

    更不要说……更不要说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我和他两情相悦,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还互定了终身。

    我原本已经和他准备成亲,不想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请王爷成全。

    亭子里终于传出一记冰冷的声音:和你两情相悦,有夫妻之实的心上人,是不是和本王长得一模一样?

    一只修长的手将亭子的帐幔缓缓拉开,一个清冷贵气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棠妙心看到他的时候,眼睛瞪得滚圆,满脸难以置信!

    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前几天睡过的男人,她忍不住问:你是秦王宁孤舟?

    宁孤舟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你真够蠢的,现在才发现。

    棠妙心:……

    她挨了骂却无力反驳,京城有能力查到她行踪,身手卓绝,贵气冷傲的男人并不多。

    只是她之前从来就没有想过随便抓个男人睡就能抓到他!

    这样的运气简直是好到爆表!

    她准备的一肚子的话,在对象变成了他之后,一句都说不出来。

    宁孤舟十分嫌弃地看了她一眼:打扮成这副鬼样子想吓唬本王吗?

    棠妙心用手指抓了抓凌乱的头发,将松垮垮的衣服系了系,她的样子看起来总算正经了一点。

    宁孤舟看到她身上的红痕,冷声问:又跟野男人鬼混了?

    棠妙心心里烦,懒得解释,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事到如今,怎么做对自己最有利。

    她抬眼看到他眼里的杀气和握在剑柄上的手,立即明白以他龟毛的性格,他们睡过,就算他不喜欢她,她也不能跟别人睡!

    她只得说:我自己掐的!

    宁孤舟冷哼一声,手从剑柄上放了下来。

    他冷声问:你找本王做什么?

    棠妙心叹了口气:我要知道你就是秦王,今天就不来了!

    她说完看向他:你之前应该就知道我是谁了吧?

    宁孤舟斜斜地看了她一眼,轻掸了一下衣衫上不存在的灰,转身就进了亭子。

    棠妙心追进去开门见山地问:候府想让我代替棠江仙嫁给你,这事你怎么看?

    算起来俩人也是第三次见面了,但是她对他却一点都不了解。

    京城的传闻他就是暴戾狠辣的蠢货,但是她和他打的这几次交道,却觉得他深不可测。

    宁孤舟撩起袍子优雅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话。

    她有些恼火,把他手里的茶杯抢了过来:问你话了!

    宁孤舟的眼里满是不悦,冷冷地朝她看了过来,她心一惊。

    他薄唇微抿,凤眸含冰:你找死吗?

    棠妙心:……

    她觉得他太难沟通了,拿起茶杯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茶。

    有轻微洁僻最讨厌别人碰他杯子的宁孤舟:……

    棠妙心冷哼一声把杯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不说就不说,反正这事我跟你说了。

    你要不想娶我,就自己想办法拒了这门亲事。

    她起身欲走,宁孤舟的声线冰冷:求本王。

    棠妙心以为自己听错了,扭头看他:你说什么?

    《神医王妃别装了》第9章 你娶了我吧!

    宁孤舟的眉梢微挑:你想逃婚却逃不开京城,只得任凭万户候府安排你的亲事。

    你已失身,根本就嫁不进皇族,候府也容不下你,你想要活命只有求本王娶你。

    棠妙心被气笑了,单手撑着下巴朝他飞了记媚眼:我求你娶我,你就会娶吗?

    宁孤舟的凤眸微敛:那得看你有没有诚意了。

    棠妙心每见他一次都能被他气得发疯,这男人的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

    她双手半抱在胸前:我选择不嫁!

    宁孤舟一脸冷淡地道:可以,你想死本王不会拦着你。

    棠妙心:……

    她离不开京城,万户候府逼她嫁给宁孤舟,她要不嫁,候府那两个女人肯定不会放过她。

    他虽然十分让人讨厌,但是嫁给她,似乎是她现在最好的选择。

    她深吸一口气,心里做了决定。

    她脸上挤出娇媚的笑容,凑到他身边,伸手轻捶着他的胸口,娇滴滴地道:王爷,求求你,就娶了人家吧!

    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以后一定好好伺候你!

    宁孤舟:……

    她身娇体软,一靠近他就闻到了她身上淡淡兰花香。

    他突然就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整个人就像是被烫到一样把她推开:正经点!

    棠妙心哪里会听他的,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娇娇一笑:我们马上就是夫妻了,正经就见外了!

    她对他的耳朵轻吹了一口气:这里又没有别人……

    宁孤舟的眉心直跳,冷喝道:放手!

    他说完扬掌就朝她霹了过去,她松手侧翻避开,身体轻盈地跃到一旁的柱子边。

    她在美人靠上坐下,跷起二郎腿:表情那么冷,心跳却那么快,王爷,你这样口是心非,小心憋出病来。

    宁孤舟的眸光更冷,手握向剑柄。

    棠妙心不想跟他打架,见好就收:你脉像凌乱,身中剧毒,全靠你高深的内力压着,要不然你早死了。

    宁孤舟意外地朝她看了过来,他中毒的事情,知道的人非常少,她怎么会知道?

    棠妙心接着道:你每次毒发时,会双目失明,性情暴戾,无法控制。

    她说到这里盈盈一笑:王爷,我说得对吗?

    宁孤舟的眸光微变: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棠妙心双手抱在胸前:没有人告诉我,是我刚才给你把脉把出来的。

    她说到这里轻挑了一下眉: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我刚才是对你投怀送抱吧?

    她投怀送抱是假,靠近他为他把脉是真,而他的身体情况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宁孤舟:……

    他想起自己刚才的感觉,眸光更冷了几分。

    棠妙心冷哼了一声:我虽然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但是你脾气坏成这样,长得再好看我也不会喜欢。

    她见他有炸毛的趋势,立即说出她的条件:娶我,然后把十万两银子还给我,再给我十万两银子的诊金,我为你解毒,解完毒之后,我们马上和离!

    不给他解毒,他是不可能放她走的,不如用这件事情做谈判的筹码。

    他说他一夜值十万两,那她的一夜就值二十万两!

    宁孤舟冷笑:你好大的口气!为本王解毒?就凭你?

    棠妙心微笑:对啊,就凭我!你中毒多年,每次发作的时候都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猜你应该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大夫,但是那些大夫都缚手无策,遇到我,算你运气好!

    宁孤舟看着她的眸光里多了三分审视。

    棠妙心试着说服他:十万两银子能让你恢复健康,治疗期间还有绝色美女伺候你,多划算……

    闭嘴!宁孤舟打断她的话:你是鬼医的弟子?

    棠妙心愣了一下,想到了什么后,淡淡一笑:算是吧!

    宁孤舟打量她的眸光加深,他查过她的资料。

    她从小在庄子里长大,一年下来住在庄子的时间却不多,总是到处乱跑,还行踪不定。

    要说她治病的经验,就他查到的资料,也不过是治好了一头牛,两头猪,三条狗而已。

    只是她的话说得太过笃定,又说了他中毒后的症状,他想起她离开庄子里毒晕的一百多个候府的侍卫,这事透着古怪。

    他每次毒发时都生不如死,倾尽全力也找不到鬼医,或许可以让她试一试。

    他冷声道:解了本王的毒,本王就放你走,你如果是在骗本王的话,本王会让你生不如死!

    棠妙心切了一声:王爷,你要弄清楚,现在是你在求我,威胁的话就不要说了!

    你这样威胁我,小心我以后一边给你解毒,一边折腾你。

    她说到这里冲他眨眼:不如你现在好好求求我,求我倾尽全力为你解毒?

    宁孤舟:……

    他额前的青筋直跳,她真是得寸进尺!

    棠妙心在他发作前跳出了亭子,这男人脾气太差了!

    他中毒已经很深,要给他解毒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她一想到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需要和他共处,她忍不住咧了咧嘴,这日子快没法过了!

    她离开后,宁孤舟拿起杯子倒了一杯茶就喝,喝完后突然想起她刚才拿这个杯子喝过茶。

    他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莫离不知从哪里出来落在他的面前问:王爷,要不要派人给她一点教训?

    宁孤舟还没有从和她共用一个杯子喝茶的事情里走出来,他冷声道:加派人手盯着她。

    莫离立即应下:好,我会让人好好教训她。

    宁孤舟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她很快就要嫁给本王,以后就是本王的王妃,谁也不许动她!

    莫离呆了一下。

    他家王爷最讨厌被人威胁,以他家王爷的性子,以前要是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只怕早就身首异处了!

    今天棠妙心不但安然离开,还不许他们动她?

    这事不对啊!

    宁孤舟看到莫离的表情,他心里也有点别扭。

    于是,从来不屑对人解释的他居然开口解释:她能给本王解毒,所以在她给本王解毒之前不能有任何闪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