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瀚空小说网

    当前位置:都市重生

    书荒求小说专情大佬的复仇妻by口口木木更新免费阅读

    顾默薄霆寒 时间:2021-09-14 09:13:55

    小说简介:专情大佬的复仇妻的主角是顾默薄霆寒,口口木木风吹情动写作手法娴熟,善用伏笔,使人回味无穷,极佳好文,完美情节,值得推荐。五年前。顾默在手术台上醒来,得知所有真相,身体孱弱的她咬牙保住了自己仅剩的一个孩子,拖着一身的血痕...

    书荒求小说专情大佬的复仇妻by口口木木更新免费阅读

    《专情大佬的复仇妻》第8章 顾母邀请的鸿门宴

    顾默从车里面离开许久。

    她颤抖的手指才缓缓平静下来,看着被自己掐烂的手心,她冷静的将血肉翻转的手放在了水龙头下面,打开了冷水直接冲在了血肉上面。

    她面无表情的清理着伤口。

    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这时。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团团宝贝?

    妈咪你怎么都不主动跟我打电话啊?哼,每次都是我跟你打电话,下次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一秒钟!电话里面传来软糯糯的声音。

    带着一点小傲娇。

    听到宝贝儿子的声音,顾默阴郁的心情顿时消散了些,她嘴角噙着笑。

    是是是,是妈咪的错,妈咪跟宝贝儿子道歉。

    来给妈咪亲个。

    对着手机连续亲了三口。

    才听到那端传来很傲娇的哼声。

    别以为你这样亲我,我就会原谅你了,你将我丢在安国,一个人跑去了华国的事情,我还没有打算原谅你呢……说着,顾默以为他很生气,结果就听到电话里面的团团忽然很沉闷的来了一句。

    你那么迷糊的人,一个人在华国被人欺负了,我都不知道,也不能保护你。

    团团跟自己赌气。

    赌气那天为什么会睡的那么死。

    居然没有跟妈咪一起去华国。

    也不知道妈咪在华国有没有被坏蛋的顾家给欺负,他越是想着妈咪娇弱不堪,被欺负的只能软软的哭,他就忍不住的收拾小包袱。

    立马去华国帮妈咪反击回去。

    听到儿子暖心的话语。

    顾默的心软的像是吃了一坛子的蜜一样甜。

    妈咪这么厉害怎么会被欺负,好好跟着舅舅们上学,不许惹是生非!

    妈咪!

    团团哼哼两声。

    最后又透着成熟的无奈。

    行吧行吧,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最后要挂断电话的时候。

    他又嘱咐了一句。

    你不许受一丁点的委屈,你可是我们顾家捧在手心里的长公主,我们都舍不得你受丁点委屈,那渣渣的顾家人根本就不配,妈咪知道了吗?

    他就像是时时懆心的小大人。

    生怕一个转身他的妈咪就被欺负了。

    听到这么小大人的话语。

    顾默只能笑着重重的点头。

    知道了啦。

    此时的她笑的像是单纯又烂漫的少女,漂亮的脸上洋溢的全然都是幸福,当看到那熟悉的号码,那段血腥的回忆顿时涌入了脑海里。

    瞬间。

    她脸上的幸福消失的干干净净,蒙上了一层嘲讽的冰冷,与儿子又说了两句话,她才挂断了电话,接起了连续打了三四个的电话。

    顾默,你找死啊!

    接通。

    里面就传来顾母气急败坏的怒骂声。

    顾夫人有事?

    顾默看着自己的双手,她眼眸里面闪过着嗜血的冷光,看来医院里面下手轻了点,让她恢复的这么快,居然还能在她的面前吼出来。

    想着。

    顾默莫名的想要用自己的手。

    捏断顾夫人的脖子。

    那声咔嚓的声音,应该会非常的悦耳。

    三天后顾家宴会。

    顾母是厌恶顾默到了骨子里面,但是想到宝贝女儿的病情,她还是忍下了厌恶,你作为顾家人,必须要到场参加,别让你姐姐为难。

    三天后的宴会。

    看似是庆祝顾安安成为了最年轻的影后,实际是宣布她和薄烨华的订婚。

    当然也多了另外的计划。

    那就是将顾默这个贱人骗回来,让她再次体会五年前的事情,这次必须要让这个贱人将孩子生下来,而后再将贱人剁碎了喂狗!

    哦,顾夫人是在邀请我?

    顾默勾着红唇。

    对于顾母这鸿门宴的邀请,心里面打的什么鬼主意,她心里面一清二楚。

    是!

    顾母咬牙。

    如果不是为了安安,鬼才会邀请这个贱人。

    顾默到时候你最好给我打扮的好看点,不要穿着你那些上不台面的衣服来丢了顾家的脸面,这次的宴会要不是你姐姐求着我带着你见世面,我才不会让你参加!顾母又恶声恶语的补充了两句。

    行吧。

    顾默勾着红唇,语气里面透着漫不经心,既然是顾夫人盛情相邀,那我就勉强来一趟吧。

    顾默!

    顾母瞬间声音尖锐。

    然而电话那端的顾默,根本不想继续听她的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让她这一声厉吼,直接吼了个空气,气的顾母想要摔手机!

    顾默这个贱人,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要不是看在安安的份上,我早就将她给扒皮抽筋,怎么会任由她活到现在!她真的以为她是个东西了?

    顾父听着顾母将电话里面。

    顾默的态度说了一遍。

    他眉头紧皱。

    他只觉得顾默这次回来,像是来者不善,特别是抱走顾默那男人,他让人去查了背景,却什么都没有查到,难道顾默靠着那男人才这么的张狂。

    顾父琢磨着。

    却什么都想不出来。

    不管如何,那天的安排你要做好,不要像是五年前那样出了纰漏,安安的病等不起,我刚才去问了医生,他说安安最多还能坚持三年。

    听到宝贝女儿只有三年的时间。

    顾母顿时眼眶就红了。

    我可怜的安安!

    心头更是恨顾默当年不配合!

    这次顾默敢不配合,我一定将她给弄死!顾母咬牙切齿的恨声道。

    顾父也危险的眯着眼睛。

    不管她配不配合,哪怕是残了也必须要怀孕生孩子,她必须要给我安安随时待命的生孩子,这是她的责任!他想到顾默可能是那个人的孩子。

    他心底就没有任何的怜悯。

    反而更觉得顾默是顾安安储备生育机器,不管是顾默还是她的孩子,能救得了他的安安,那都是她和孩子的福气!

    *

    三天后。

    顾家的宴会。

    顾安安恢复的不是很好,她虚弱的坐在轮椅上面,为了显示她的病态美,她原本恢复了几分红润的脸,也被妆容再次化的苍白。

    她一出现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怜惜。

    默默呢?

    顾安安视线在人群中转悠,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她的眼神暗晦了几分。

    这个贱人没有来?

    《专情大佬的复仇妻》第9章 我这是爱你的表现啊,姐姐体会到了吗?

    这个贱人怎么能不来。

    顾母也找了一圈,里里外外将酒店都找了遍,除了楼上的VIP套房。

    没有找到顾默的身影。

    她也觉得是被顾默给耍了,她事情都安排好了,现在贱人不来,那她的安安该怎么办?

    顾母越想越气。

    直接拿出手机给顾默打电话。

    连续好几个。

    全然都是关机的提醒。

    气的顾母差点将手机给摔了。

    看来要将那男人给处理掉。顾母咬牙切齿的说道,却被顾安安给听见。

    妈,你们又要做什么?

    她故作惊讶。

    你们是不是……咳咳咳……

    因为情绪太过于激动,她直接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咳嗽的脸色绯红,仿佛是染上了一层鲜血,让站在VIP套房往下俯视看着他们演戏的顾默,微微的勾起了红唇,手里面摇晃着红酒。

    演的真逼真。

    曾经的她就是被顾安安这副善良爱她的面孔,骗的团团转,甚至差点连命都给了她,到了最后孩子被带走,生死不知道才知道。

    这一切都是她这个看似善良的姐姐设计。

    看着女儿情绪激动。

    顾母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安安,妈妈没有做什么,真的你相信妈妈,你的情绪不能太激动……你可别吓妈妈……她紧张的拍着顾安安的背,帮着顾安安顺畅着呼吸。

    而后。

    她见顾安安呼吸好像更加的不顺畅。

    这里人太多空气也不新鲜。

    连忙让人带着顾安安去准备好的房间。

    等到了房间。

    顾安安原本呼吸不畅,咳嗽的可怜的模样,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她拨了拨耳边的碎发,起身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倒了一杯红酒。

    安安小姐要将夫人准备的男人处理掉?

    她的助理站在门口小声的询问。

    当然不。

    顾安安摇晃着红酒,她看着杯中鲜红的酒,眼底都是戏谑的冰冷。

    我这个妹妹消失五年归来,显然是来者不善,一见面就送了一份大礼,差点让我溶血而死,我不回报个大礼,怎么算得上姐妹情深,今天来的人都是京都的名流,如果顾家二小姐公然在姐姐的庆功宴上和其他男人鬼混,想必流量肯定会非常的好,关键是她必须要怀孕!

    她需要顾默的孩子。

    她找了那么多年,才知道顾默这个血型怀孕生下来的孩子,与她的血型可能会匹配,而是小孩子的血液最纯净,转移到她的身上,会让她血液里面的病毒,全部被清理干净,她需要健康的身体。

    然后走到薄烨华的身边,成为薄家的家主夫人,成为京都最耀眼的那个女人!

    助理明白她的意思。

    当年的事情,也是她参与在其中,记者全部都是她安排,还有那些网上黑顾默的水军,也全部都是她买来,节奏也是她带起来。

    才会让顾默声名狼藉。

    办这样的事情她最有经验。

    放心吧安安小姐,事情我很熟练。助理保证会将事情办的很好。

    顾安安点头。

    然而当助理打开门。

    她就看到外面站着一个人。

    猛然她被吓的尖叫。

    啊!你是谁!

    面前女人穿着一身红色晚礼服,简单一字肩的设计,将她的锁骨完美的露了出来,天鹅颈真的是漂亮又纤长,关键是那张脸,美艳的让她转移不开视线。

    我来找我亲爱的姐姐啊。

    顾默歪着脑袋,笑的十分的乖巧。

    看似像是无害没有攻击力的兔子。

    你是顾默?

    助理记忆中的顾默根本不是这样,明明她记忆中是个唯唯诺诺,天天都低着脑袋,身上还沾染着一种阴沉无法说出来的晦气感。

    哪里是眼前这个明艳又张扬的模样。

    对啊,我是顾默啊。

    默默来了?

    里面的顾安安听见她的声音走了出来。

    她正在找这个贱人。

    还真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愚蠢送上门来!

    走出来的瞬间。

    她就被眼前人的美而震惊,精致绝美的小脸只是简单的化了妆,已经美的不像话,关键是她那双美眸下张扬而又肆意的自信,真的让她感觉很刺眼。

    顾默从来都是她身边彰显她美丽和大方的小婢女般的存在,她怎么敢有这样的自信,还美的这么张扬!

    见她出来。

    顾默美眸下的笑意更深。

    只是笑意下还掩藏着嗜血的冰冷。

    默,默默……?

    姐姐不认识我了?我们不是姐妹情深么?怎么姐姐连我这个妹妹都不认识了?对于顾安安的不确定,顾默红唇勾着的讽刺更深了几分。

    让顾安安有几分的不自然。

    哪里不认识,只是我家默默出落的越发漂亮,漂亮的姐姐不敢认。

    她伸手温柔的握住了顾默的手。

    拉着人进房间,冲着助理使了个眼神。

    助理立马明白。

    将下了那药的酒从行礼里面拿了出来,摆放在了桌子上面,还好心的倒好了两杯酒,他们以为顾默不知道,实际一切小动作都被她看在了眼里面。

    顾安安看见助理做的手势。

    她立马笑着拉着顾默来到了沙发边上。

    将那杯有药的酒递到了顾默的面前。

    默默,能不能跟姐姐喝一杯?

    顾默接过酒。

    白皙的手指从酒杯边缘划过后,她美眸微微上抬,看向面前笑的温柔得体的顾安安,弯唇轻笑,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蠢,主动来找你吗?

    她的声音很轻。

    让人觉得她就是无害的小鹿。

    顾安安有些怔愣,似乎没有想到顾默会主动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她眼神变化了几分,脸上的温柔不减分毫,默默,你是不是还在怪姐姐?当年的事情姐姐真的……

    不等她话说完。

    她就天旋地转的倒在了地上。

    整个人还在地上滚了一圈,撞在了桌子才停下来,全身的疼痛让顾安安脑袋瞬间空白,根本没有反应是顾默一脚将她踹翻在了地上。

    等她片刻后回神。

    他脸色惨白。

    默,默默,你这是做什么……你……我是你姐姐,你怎么能对姐姐动手……这个贱人居然有胆子敢跟她动手,上次医院的事情,她都还没有跟她算账!

    顾默轻笑了声,看着桌子上面的红酒瓶。

    她拿起红酒瓶。

    啪一声脆响,红酒瓶撞在桌子边缘碎裂,玻璃渣都掉在了地毯上面。

    而她将碎开的红酒瓶,带着玻璃利刃那端。

    抵在了顾安安惨白的小脸上。

    我这是爱你的表现啊,姐姐难道没有体会到我对你浓烈的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