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瀚空小说网

    霍轻轻写的新书-情似毒药新章节列表

    霍轻轻白冷擎 时间:2021-09-14 09:23:55

    小说简介:霍轻轻白冷擎是著名作者霍轻轻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三...

    霍轻轻写的新书-情似毒药新章节列表

    《情似毒药》第8章 给我钱,我离婚

    霍轻轻死死咬住唇,迫使自己不要在这里,这样衣衫不整的昏过去。

    她靠着墙壁,在冰冷的地上坐了好一阵,才勉强有了几分力气,咬牙扶着墙站起身,摇摇晃晃的从巷子里走出去。

    冰冷的夜风刮来,霍轻轻感到腿间格外的湿冷,她低头一看,雪白的大腿肌肤上,蜿蜒的爬满了血迹……

    白冷擎弄伤了她。

    霍轻轻凄惨的笑出了声,忽然觉得一切都没意思极了。

    她不想继续跟白冷擎纠缠了……

    霍轻轻打车去了医院,自己挂号,自己看医生,自己做手术。

    你刚刚做了人流,房事是切忌不能做的,而且还这么激烈,都撕裂了,你是不是不想要命了?给她做手术的医生好心的责备。

    霍轻轻苦笑着转开头,是白冷擎想要她的命。

    她这次受伤,在医院住了足足三天,才能下床走路。

    出院之前,林芳打来了电话,委婉询问医疗费的事情。

    霍轻轻咬唇回道:妈,我这边资金出了点小问题,可能还需要几天……

    因为白冷擎强制将她从酒吧她带走,导致她没能跳完答应了酒吧经理的那两支舞,自然也一分钱也没拿到。

    没关系的,轻轻,你要实在拿不出来就算了,反正妈也一把年纪了,没什么的。你千万不要有压力。林芳体谅的开口。

    霍轻轻鼻子猛地一酸,母亲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还对她好的人了,她不能让母亲就因为穷而死于患病。

    妈,你放心,钱我一定会筹出来的。

    挂了电话,霍轻轻深吸了一口气,打车回了原本属于她的别墅。

    她才几天没回来,别墅里就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家具全部换成了最顶尖的国际品牌,每一样都透着奢华和精致,连原来的佣人都全部掉了。

    现在这个地方,成了霍依人的家。

    轻轻姐,你怎么回来了?霍依人从楼上走下来,虚伪的做出一副热情模样,怎么不早些说呢,你的东西我刚叫人扔了。毕竟我可不用二手货。

    霍轻轻懒得跟她废话,直接开口:给我二十万,我马上就跟白冷擎离婚。

    霍依人瞄了她一眼,神色间颇为傲慢道:你不是说你死也不离婚吗?这么快就改口了?

    霍轻轻皱眉道:少废话,你给不给?

    霍依人一笑,走到霍轻轻面前:我知道你急着用钱去救你母亲的命,想要二十万可以,给我跪下,我马上就给你。

    霍轻轻冷冷看着霍依人: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直接去找白冷擎要。就是不知道,他一听我要钱,会不会一怒之下反而不同意跟我离婚了……

    霍依人表情微变,她才不想让霍轻轻再跟白冷擎有一秒钟的接触。

    行,我给你二十万。霍依人同意了,她带着霍轻轻走到书房,扔出一份文件,你签字,我立即给你钱。

    霍轻轻垂眸,看着那份离婚协议书,心脏还是不由狠狠一疼。

    可为了母亲的医疗费,她还是拿起了笔,在文件上落下了自己的名字。

    从现在开始,她跟白冷擎,再无瓜葛。

    霍依人满意的收起离婚协议书,将支票直接扔在霍轻轻的脸上,弹了一下后又飘落在地板上。

    滚吧,霍轻轻,以后别再来打扰我跟冷擎哥。

    霍轻轻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忍着屈辱,捡起支票,离开别墅。

    霍依人看着她逃似的离开的背影,神色得意的的将协议书收好。

    离婚协议书的事情,她不急着现在跟白冷擎说。

    她要等到明天,那个女人,又一次为了钱来找她之后……

    《情似毒药》第9章 你帮帮我

    一上出租车,霍轻轻就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说她有钱了,可以让医院马上安排手术。

    她急匆匆的赶到银行提钱,可运气极其不好,刚好遇见银行工作人员下班,只能第二天再去。

    从银行出来,霍轻轻又去了医院,用全部的积蓄交了押金,成功将手术预约到了两天之后。

    可等到霍轻轻第二天去银行提款时,银行的工作人员却告诉霍轻轻,这张支票,是无效的空头支票。

    什么?会不会是弄错了?霍轻轻一时不相信,您再仔细帮我看看……

    工作人员耐心的又检查了一遍,给了同样的回答:真的是无效的空头支票。

    霍轻轻陡然浑身发冷,手指紧紧握成拳头,怒气不住在心口里翻涌。

    霍依人骗了她!

    她根本没有真的给出这二十万!她只是在捉弄自己!

    霍轻轻愤怒的回了别墅,却被两个陌生的男佣拦在了门口。

    对不起,女士,我们小姐不让你进去。

    走开!霍轻轻压不住心底的怒火,与两个男佣推攘起来。

    她终究就是个女人,力气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两个男人大,连别墅花园的铁门都进不去,只能狼狈的在门口与两个男佣争吵。

    身后,突然响起了车鸣。

    白冷擎开车回来了。

    两个男佣立即死死的压制住霍轻轻,不让她继续胡闹,同时恭敬的退到两边,让白冷擎进屋。

    白冷擎!霍轻轻对着黑色的宾利车大喊,你停车,我有话要跟你说!

    黑色的轿车车窗紧闭,玻璃贴着防窥黑膜,霍轻轻连白冷擎的头发丝都看不见。

    车子毫无停顿,直接掠过她往里开。

    白冷擎!霍轻轻猛然使劲,用力挣脱掉两个佣人,冲到轿车之前,用身体,拦下了车。

    吱呀——车子惊险的在距离霍轻轻膝盖几厘米的地方,停下。

    霍轻轻扒在车窗上,不停敲打着黑色的玻璃:白冷擎,你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车里,白冷擎狠狠皱眉,面色阴沉晦暗的顿了几秒钟后,他降下了车窗。

    有事?冷漠疏远的两个字。

    终于见到了白冷擎人,霍轻轻到嘴边的话,突然又有些说不出口。

    她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跟白冷擎没有任何关系了,这个男人如今对她,只怕是会更加狠绝无情吧,所以,就算他知道了一切,又真的肯帮自己吗?

    白冷擎等了几秒钟,没等到霍轻轻开口,耐心尽失。

    没事就赶紧滚,别在这里脏我的眼睛!白冷擎说完,缓缓升上车窗。

    霍轻轻心里一慌,急忙伸手试图阻止玻璃的合拢。

    车窗还是缓缓闭合,毫不留情的将霍轻轻的手指给夹在了玻璃缝里,疼得她忍不住低叫一声。

    白冷擎眉头一拧,立马将车窗降下,冷声道:霍轻轻,你想找死也给我死远一点,别特么在我面前碍眼!

    霍轻轻心脏狠狠一疼,一咬牙,干脆一鼓作气的将话说完:白冷擎,我现在很缺钱,你能不能看在我们三年夫妻的情分上,借我二十万……

    她说的是借,她以后会还的,哪怕是用一辈子,也会还的。

    白冷擎转眸看向她,薄唇渐渐拉出一个无比嘲讽的笑容:二十万?霍轻轻,你凭什么觉得你值这么多钱?

    霍轻轻脸一白,难堪到浑身发凉。

    白冷擎却不放过她似的,盯着她颤抖的眼仁,冰冷无情的继续一字一字道:就算二十万对我来说不值一提,我也宁远把它们赏给酒吧里的小姐,也不会扔给你一分!

    霍轻轻身体一颤,绝望的松开了抠在白冷擎车窗上的手。

    她早该知道的,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帮她……

    他明明恨不得弄死她的!

    她真蠢,回来找霍依人是蠢,求白冷擎帮忙是蠢,当初爱上白冷擎,更是最蠢最蠢的事情!

    白冷擎深深的盯了霍轻轻一眼,再一次启动了车子,转眼间开进了别墅里。

    华丽而冰冷的铁门,随即轰隆关上,将霍轻轻彻底的隔绝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