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瀚空小说网

    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我的爱情如尘埃精彩试读

    简漫宁陆御深 时间:2021-09-14 10:03:03

    小说简介:小说主角是简漫宁陆御深的小说是《我的爱情如尘埃》,它的作者是金牌写手夏小霜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她爱他,爱到卑微如尘土。他不爱她,没关系,他身边还有别的女人,她也...

    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我的爱情如尘埃精彩试读

    《我的爱情如尘埃》第8章 放过她吧

    穿过巷子,还没看到那栋灰色小楼,陆御深就已经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刺耳的葬礼音乐声。

    陆御深脚步忽然僵住了。

    秘书追在他身后赶到,看着陆御深发白的脸色,体贴说:陆总,要不让我先去看看情况吧,也许是什么误会……

    不。陆御深哑声开口,我自己去。

    他迈开沉重的脚步,继续往前走。

    那个灰色小楼,很快出现在眼前。

    白色花圈堆积在门口,几个宾客从屋里走出来,与陆御深撞了个正脸。

    不好意思,秘书拉着其中一个人,问道,请问这是谁的葬礼?

    你们漫宁朋友吧,这里就是她的葬礼,唉,她也是可惜了,年纪轻轻的,竟然得了那么严重的肝癌。

    你怎么知道是她?陆御深突然开口,嗓音冰冷,你看到了?

    客人奇怪道:我怎么看到她,她被接回来了的时候,已经死了,难道我还厚着脸皮去看人家尸体吗?

    陆御深突然用力道:没看到,那就是没死!

    说完,他大步进入小楼里。

    途中不小心撞到门口的花圈,花圈倒地,又撞到紧挨着的另一个,于是从门口到院子里的花圈都呼啦啦翻到。

    院子里的客人疑惑看过来。

    陆御深谁也不管,径直跨入客厅。

    一具黑色棺材,就摆在客厅正中。

    简奶奶颤巍巍的站起身:这位先生,你……

    她话没说完,陆御深忽然抬腿,一脚接着一脚的踢在棺材上。

    啊!宾客尖叫起来,客厅里顿时变得混乱,有反应快的客人急忙去拉陆御深。

    滚!陆御深甩开那客人,最后狠狠一脚踹在棺材盖上。

    轰——棺材从架子上歪倒,盖子滑落,露出里空荡荡的内部,里面,并没有尸体。

    陆御深往里看了一眼,双眸变得更加猩红,他紧紧盯住了简奶奶,咬牙问:人呢,简漫宁人呢?

    简奶奶抬起眼睛,平静地看了一眼陆御深,叹了口气。

    你跟我进来。

    她把陆御深带上楼,推开一间卧室。

    房间不大,靠墙有一面书架,上面放满了玩偶和各种漂亮的小东西,这是简漫宁小时候的卧室,但里面并没有简漫宁。

    她到底在哪儿?陆御深失去耐心,别给我绕弯子,不然我会让她以后的日子更加难过!

    她就在哪儿。简奶奶走到书桌前,抚摸着上面的一个木头匣子,我的好孙女,就在这小小的木头箱子里。

    陆御深愣了愣,嗤笑道:你开什么玩笑?别告诉我那个女人真的死了,我不信!

    简奶奶平静地看向陆御深:你不信又有什么作用呢?漫宁已经不在了,这是事实,谁无法改变。

    陆御深摇头,脸色阴沉又苍白:她不可能就这么死了,我那天见她,她还……

    好好的——这句话,陆御深忽然说不出来。

    他想起,那天和简漫宁在车里时,简漫宁脸色惨白,一直捂着腹部,后来,她也一直喊疼,求饶,甚至反复昏迷。

    那时陆御深在气头上,没有在意简漫宁的不舒服,现在重新回想,只觉得后背发凉。

    陆御深往后退了一步,倒在墙壁上。

    是他疏忽了……

    不是我不想把漫宁完整的带回来,是她……简奶奶弯着腰,用力抚摸那个木头匣子,痛苦道,是她跳了楼,摔得不成样子,我实在是……没办法把她完整带回来,只能这样了。

    简奶奶闭上眼,轻声说:陆先生,我不知道以前漫宁和你有什么恩怨,但事已至此,还请你放过她吧。

    《我的爱情如尘埃》第9章 原来在这里

    陆御深失魂落魄的从小楼里走了出来。

    秘书一直等在楼下,见他出来,连忙上前询问情况,但陆御深表情僵硬,并没有回应,只是一步步往外走。

    秘书急忙追上,陆御深的脸色苍白,瞳孔无神,整个人像是失去灵魂一样。

    陆总,我们现在回去吗?秘书一连问了几遍,陆御深都没有反应。

    秘书只好擅自发动汽车,往家里开去。

    陆御深又回到了公寓。

    上次离开后,他已经半个月多没回来过了。

    家政人员依旧定期过来打扫,屋子里十分干净,茶几上还摆着新鲜的百合花。

    就在那束花旁,放着几张纸。

    陆御深在沙发里呆坐了很久,终于注意到了那张纸。

    他拿起来扫了一眼,僵滞的思绪瞬间清醒过来。这是一份医院开的流产手术单,流产人,赫然是简漫宁,而流产时间,则是陆御深在医院门口撞见她那一天。

    她竟然在那天,打了他们的孩子。

    这个女人……

    陆御深捏紧单子,马上拿出手机,打电话出去,让人去医院里,仔仔细细的,把简漫宁流产的事查清楚。

    结果很快就查了出来。

    医院那边说,简小姐是自愿流产的,因为她说自己患有肝癌,要治疗,所以孩子活不成。秘书通过电话向陆御深回禀结果。

    我还看了那天的监控,发现简小姐不是一个人来医院的,还有一个男人陪同她,那男人据说和做流产手术的医生是同学,他还特地交代医生,要小心仔细给简小姐做人流……

    男人?陆御深声音猛然发寒,突然想起什么来,他马上下楼,到公寓监控室,调出了简漫宁消失那天的监控。

    监控显示,简漫宁那天也是被一个男人给抱走的。

    陆御深慢慢捏紧手指,吩咐手下:去给我查这个男人,查清楚他现在在哪儿!

    简漫宁或许根本没有死,而是和别的男人私奔了——这个猜测让陆御深怒火中烧,恨不得立马把那个女人揪出来,千刀万剐。

    这次结果出来更快。

    陆总,那个男人叫顾瀚森,是医生,现在在一家私人医院上班,医院地址我已经短信发你了……

    陆御深挂掉电话,记住地址,马上驱车赶过去。

    他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入夜。

    私人医院,安保森严,陆御深进医院后,没办法直接打听到简漫宁的病房号。

    他直接联系了医院院长,让院长马上滚过来。

    半小时后,赶路赶得满头大汗的院长抵达医院,连连询问陆御深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简漫宁。陆御深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个名字,我要她的下落。

    简小姐?院长意外道,那不是顾医生的妻子吗,怎么了,她得罪过陆总您?

    陆御深眸光陡然阴暗,狠狠盯住院长:你说她是谁的妻子?

    院长被看得冷汗直下,急忙解释说:顾医生说她是他妻子,并且以员工家属的名义,在医院里进行治疗和疗养,哦,还有,我还听说,这个简小姐才做了人流不久……

    院长越说,陆御深的脸色就是难看。

    他咬紧了牙,一个字一个字的狠狠道:她到底,在哪儿?

    三楼。院长擦了一把汗, 立即带路,三楼单人病房里,我这就带您上去。

    几个人很快进入电梯,上到三楼。

    307。 院长找到那间病房,直接推开,就是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