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瀚空小说网

    当前位置:都市重生

    山海也无情第67章在线阅读&宁夕安陆慕斯

    宁夕安陆慕斯 时间:2021-09-14 10:08:03

    小说简介:宁夕安陆慕斯是作者小蜜蜂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小蜜蜂很有代表性的一部短篇小说。那么宁夕安陆慕斯的结局如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订婚三年,无数个日夜。可他却在事...

    山海也无情第67章在线阅读&宁夕安陆慕斯

    《山海也无情》第8章 死了

    顾知雅就让宁夕安跪在门口,一秒钟也不准起来。

    三个小时以后,顾知雅才过来道:查到你哥哥的消息了。

    宁夕安直起身,焦急问道:他在哪里?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不知道哥哥感染情况怎么样……

    死了。顾知雅蹲下身,看似安慰的扶着宁夕安的肩膀,脸上却满是得意的笑,宁夕安,你哥哥死了。

    不,不可能……宁夕安不相信,你骗我……

    顾知雅拿出手机,念短信上的地址。

    这里是发现你哥哥尸体的地方,尸体还没被收走,你现在过去,还能看到你哥哥的死亡现场。

    不可能的。宁夕安摇晃着站起来,一路狂奔向那个地址。

    那是旧小区的巷子里,此刻外面围满了看热闹的路人,大家都对着巷子指指点点,议论那个不幸死掉的年轻人。

    看着最多二十五六岁吧,长得还挺帅的……可惜了,死得好惨。

    是啊,先是被人捅了十几刀,然后又被狗啃了尸体,听说脸都啃花了……太惨了……

    听到这里宁夕安脚下一软,直挺挺跪在地上。

    哎呀,小姑娘,你怎么了?路人好心来扶。

    宁夕安推开他们,跌跌撞撞冲向巷子。

    收拾尸体的工作人员正在清理满是血迹的现场,担架床就在另一旁,上面放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宁夕安颤抖的走过去。

    你是谁,家属吗?有人过来问。

    我、我……宁夕安声音沙哑,吐字吃力,可能是……如果他真的是我哥哥……

    那你先认认吧。那人说着,一把揭开了布。

    床上躺着的那个人,真的是宁城风,她的哥哥。

    哥!宁夕安凄厉喊了一声,扑倒在病床边上,再忍不住痛哭起来,哥!

    宁夕安哭得撕心裂肺,可那个从小最疼她的哥哥,却再也不会回应她了。

    宁城风死于刀伤,他是被人杀死的,不是病死。

    谁?

    是谁杀了他!

    宁夕安用力擦掉脸上的眼泪,拉住清理现场的工作人员:你们有线索吗?谁是凶手!

    线索有一点,我们找到了一颗纽扣。那人把装在密封袋里的扣子给宁夕安看。

    那是一个做工精致的黑曜石纽扣。

    一看到那扣子,宁夕安脑子里就嗡的一声,直接软倒在地上。

    哎,你没事吧?工作人员想把宁夕安扶起来,但宁夕安浑身虚软沉重,像是一瞬间被抽走了魂魄的尸体。

    这位小姐,你怎么样?

    耳边响起很多声音,但宁夕安都听不到了。

    只有那颗扣子,狠狠的,印在了她脑子里。

    那是陆慕斯的纽扣,宁夕安和他在一起多年,为他脱过,穿过无数次衣服,不会认错。

    是陆慕斯杀了她哥哥。

    为什么?

    宁夕安挣扎着起身,要去问个明白,但没等她迈开步伐,她就晕了过去。

    醒来时,她人在医院。

    手背上扎着输液针,而她的病床前并没有人照顾她。

    宁夕安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家人,再也不会有人照顾生病的她了……

    她一把扯掉输液针,下床。

    她要去找陆慕斯。

    哎,这个小姐,你现在不能乱动。一个护士跑过来,着急说,你怀孕了,但是胎儿情况很不稳定,需要多休息。

    宁夕安僵住:你说什么?

    护士道:你怀孕了,恭喜你,已经一个半月了。

    《山海也无情》第9章 怀孕了

    宁夕安呆呆的坐在病房里,茫然的捂着小腹。

    怀孕了,是陆慕斯的孩子。

    可是,这个孩子……要生下来吗?

    她不知道。

    宁夕安决定先去找陆慕斯,把哥哥死亡的事情说清楚。

    可陆慕斯照旧不见她。

    宁夕安没办法,只能在公司门口蹲守。

    洗手间事件以后,全公司的人都认识了宁夕安,一见她来,就奚落嘲讽不断。还问她是不是寂寞了,又想来厕所找乐子。

    宁夕安没心情理会他们,可她越是不搭理,这些人就越是来劲,口头调侃还不够,甚至对着宁夕安动手动脚。

    滚开啊!宁夕安一下子爆发,长久积压的情绪和愤怒统统发泄出来,她眼睛通红,神情凶狠,再碰我就把你们的手统统砍下来!

    围着她的几个男人先是一愣,随后也发怒起来。

    还挺嚣张啊。其中一个拉住宁夕安的手,要砍我们的手,好啊,走,我们去厕所砍。

    干什么?放开我!宁夕安挣扎。

    干什么,你说干什么?男人笑嘿嘿道,不就是干点你最喜欢的事吗?

    放开!宁夕安情绪失控,挣扎不掉,便开始动手。

    对这几个拉着她的男人又踢又咬,公司大厅里顿时一片混乱。

    路过的职员们都停下来,看着宁夕安被几个男人调戏。

    没人来帮她,大家只是在一旁偷笑看戏,顺便给没听过音频的人解释那天的厕所时间。

    所有人都觉得宁夕安是个浪荡的贱女人,所以她被人调戏,被人拉去厕所,都是活该的。

    在干什么?陆慕斯终于下班,从电梯里出来。

    目光扫向被拉住的宁夕安时,脸色明显一沉。

    这里是公司大厅,不是给你们调情的地方!

    对不起陆总,我们这就带走她。有人回答,同时更加用力的拉扯宁夕安。

    放开我!宁夕安尖叫着挣扎,给我放开!

    男人被她堪比疯狂的样子吓到,松开了手。

    宁夕安一把推开他,大步走向陆慕斯。

    我哥哥过世,你知道吗?宁夕安眼圈通红,看着陆慕斯的脸,不知道为何,眼泪也开始忍不住的往下掉,陆慕斯,你知道吗?

    陆慕斯看着她痛哭悲伤的样子,僵着身体没动,也没回话。

    宁夕安往前走了一步,目光仔细的看着陆慕斯的西装,看他的衬衣扣子,外套扣子……都在,除了,袖口,少了一颗。

    宁夕安定住了脚步。

    是你做的吗?她哑声问,双手紧握成拳,浑身绷紧,陆慕斯,是不是你?

    陆慕斯皱眉:你什么意思?

    宁夕安忽然大力拽住他袖子,让陆慕斯看掉了扣子那处:你的扣子呢?

    陆慕斯抽出手:宁夕安,你发什么疯?

    我问你扣子呢!宁夕安失去理智,模样的确疯癫。

    丢了。陆慕斯回答她。

    宁夕安冷笑:丢在哪里了?我哥哥的死亡现场吗?

    陆慕斯沉眸:宁夕安,你哥哥死了又如何,关我什么事,你在这儿发疯给谁看?

    死了又如何——这句话,宁夕安在陆慕斯这里听到过无数次。

    每次她需要钱给哥哥治病的时候,他就总是这么说。

    你哥死了就死了。

    你哥死了又如何?

    宁夕安闭上眼,哑声说:陆慕斯,我怀孕了。

    陆慕斯一愣。

    宁夕安睁开眼,狠狠看着他:是你的。但这个孩子,我不会生下来。你这样的人,不配有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