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瀚空小说网

    经典小说池晚轻厉寒琛全集(情微言轻)

    池晚轻厉寒琛 时间:2021-09-14 11:58:03

    小说简介:《情微言轻》这部小说的内容很有代入感,我是大神的文笔让人着实佩服,将主角池晚轻厉寒琛的人物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情微言轻》故事内容干净利落,没有拖泥带水,而且情感表达很到位,《情微言轻》结婚一年半,丈夫从不碰她。他...

    经典小说池晚轻厉寒琛全集(情微言轻)

    《情微言轻》第8章 和我好好过日子吧

    一夜近乎惩罚的缠绵后,池晚轻浑身剧疼,好似被车轮碾过一般。

    她在家休息了半日,养足精神,想去公司,一开门,却发现门口守着两个陌生的保镖,将她大门死死堵住。

    不好意思,池小姐,从今以后,你不准踏出这里半步。

    厉寒琛,囚禁了她。

    不管池晚轻用什么办法,门口的保镖,就是不会让她走出别墅的大门。

    被关了一个月,池晚轻几乎发疯。

    而最重要的是,她这个月的生理期并没有来,她怀疑……自己怀孕了。

    想尽办法,好不容易在两个保镖的看守下,去了医院,一检查,怀孕七周。

    看着那份结果,池晚轻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曾经做梦都想要的孩子,竟在这个时候,在她下定决心,要跟厉寒琛离婚的事情,来了……

    怎么办?

    打了吗?

    她用力的压住小腹,迷茫半响后,终于渐渐下定决心。

    孩子,打了吧。

    她是肯定会跟厉寒琛离婚的,孩子生下来,也不会有父亲疼爱,不如打了。

    挂号,排队,在流产室外,安静等着护士前来叫号。

    池晚轻……

    在。池晚轻哑声应着,站起了身。

    到你了,进来吧。

    池晚轻捂着小腹,痛苦的闭上眼。

    对不起,宝宝……

    脚步迈开,她正要进入,背后,忽然响起了厉寒琛的声音。

    池晚轻,我允许你打了这个孩子了吗?

    池晚轻脚步猛然停住,惊愕的回头,看着一个月没见的厉寒琛。

    她怀孕的结果刚出,就被保镖通知给了厉寒琛。

    他三两步走近,垂眸,死死盯着池晚轻的小腹:这个孩子,我要你生下来。

    池晚轻顿了顿,艰难道:生下来又怎么样呢?难道你还要跟我好好过日子吗?

    厉寒琛表情微愣,竟一时没能接话。

    跟她,还有那个即将要出生的孩子,好好过日子……吗?

    他心底,竟然还当真,有那么一点……动摇。

    但转瞬,那个念头就被抛开,他嘲讽的盯着她:跟你过日子?你在说什么梦话,谁知道你肚子里怀着的,到底是谁的野种!我要你生下来,不过是想当着你的面,把孩子送出国,要你这辈子,永远也不能见到他第二面!

    池晚轻心跳渐紧,哑声解释道:那如果孩子就是你亲生的呢?厉寒琛,我能保证你是孩子的亲生父亲,除了你,我再没有过其他的男人。

    最后一句话,让厉寒琛的眸光,微微暗沉。

    池晚轻满眼期翼,望着眼前的男人,喃喃低问道:这样的话,你愿不愿意考虑……和我生儿育女,重新生活……

    厉寒琛刚刚压下去的动摇,又冒了出来。

    可还未等他仔细思考,电话铃声忽然响起,他的表情登时异样,动作近乎迫切的接通了手机。

    挂完电话后,他嘴角缓缓勾起,幽暗的眸子,紧紧盯着池晚轻的眸子,孩子,打掉吧。

    池晚轻的表情,猛然发白。

    若溪回来了。厉寒琛笑意越来越深,池晚轻,我放过你了。你不是要离婚吗,我同意,你现在,可以滚了。

    池晚轻呼吸一窒,心脏好似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用力遏住。

    厉寒琛侧头,看了一眼明媚的天空,似乎心情非常好,眉宇嘴角都是温柔的笑意,那是池晚轻从未见过的模样。

    我竟然跟你纠缠了这么久,真是够无聊的。他好似突然醒悟了一般,嘲讽的说完,侧眸,尖锐冰冷的盯着她,孩子打了,离婚协议书,签好字送到我办公室。然后,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情微言轻》第9章 离婚协议书

    厉寒琛走了。

    那两个看守了池晚轻一个月的保镖,也那么走了,医院走廊里,就只剩下了池晚轻一个人。

    过去一个月的监禁,还有那些关于离婚的争吵,就像是一个无聊的笑话。

    现在,厉寒琛的初恋一回国,他就毫不犹豫的,一脚将她踢开了。

    孩子,他果真是不会要的。

    池晚轻心里明明知道这个答案,可真的当她听见时,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还是控制不住的泛出疼来。

    在他眼里,有关她的一切,都不过是打发时间的乐子而已。

    说不要,就能不要。

    包括,那个无辜的孩子。

    池晚轻,你的流产手术,还做不做?护士不耐烦的出来催促,你后面还有其他的病人呢,要做赶紧!

    池晚轻茫然的站起身,走到手术室门口,看着那些冰冷的仪器,表情麻木的医生和护士,她又……犹豫了。

    真的要打掉吗……

    这位病人,麻烦你动作快点,别耽搁我们和其他病人的时间。

    池晚轻用力的闭上了眼睛,往前迈开脚步,躺下……

    ……

    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在一个月后,才送到厉寒琛的办公室里。

    文件的末尾,是那个女人娟秀的字体。

    厉寒琛盯了两秒那三个字,拿起钢笔,抵在了签字处,划了一笔后,又停下,问秘书道:她人呢?

    秘书恭敬回答:一个月前,跟陆向封一起出国了。

    一句话,让厉寒琛签字的动作,猛然停住,一个月前,正好是他在医院,跟她分开的时候。

    咬紧牙齿,他又问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打了吗?

    秘书摇头:没有,池小姐在手术开始的前一秒,反悔了,那天还是跟陆向封一起离开的医院。

    厉寒琛手指狠狠收拢,险些捏断了钢笔。

    那个女人,前一秒还在问他要不要把孩子生下来,好好过日子,后一秒就跟野男人跑了,真是玩得一手好把戏啊!

    她肚子里怀着的,又真的是他的孩子吗?

    婚内出轨,还怀了野种……

    这两件事情,反反复复的在厉寒琛脑子来回,让他原本平静的心情,渐渐失控。

    那个念头——要折磨池晚轻一辈子的念头,又回来了。

    给我查那个女人在哪儿。

    他放下了笔,狠狠盯着那份离婚文件,咬牙切齿道:我要把那个女人抓回来,然后当着她的面,弄死她肚子里的那个野种!

    是。秘书领命,刚从办公室里出去,苏若溪的短信,也跟着进来了。

    问厉寒琛,今晚要不要一起吃饭。

    苏若溪是厉寒琛刚进职场时的下属,那时厉寒琛工作忙,苏若溪不仅管理着他的行程,还照顾着他的日常生活,两个人变成情侣关系,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厉寒琛很享受被苏若溪无微不至照顾着的感觉,两人也打算结婚,但谁知道,池晚轻,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带着厉爷爷的命令,胁迫厉寒琛跟她结了婚。

    苏若溪悲伤之下出国,从此没了音讯。

    直到昨天,终于回国。

    厉寒琛秒回了信息:好。

    晚饭的地点,在苏若溪的家里。

    一桌子家常菜,桌角浪漫的点着蜡烛,微光摇曳,气氛温馨而又暧昧。

    苏若溪坐在厉寒琛对面,面容娇媚,气质优雅,浅笑撩人。

    厉寒琛瞧着她的脸,脑中却不知道为何,忽然跳出了池晚轻的身影,眉头一拧,他立即将那画面驱散。

    借着朦胧的醉意,苏若溪缓缓靠近,勾着厉寒琛的后颈,正要送上红唇,厉寒琛的手机,忽然一震。

    是一封邮件,邮件内容,全是图片,关于陆向封对池向晚求婚的图片。

    所有的旖旎气氛,瞬间消散。

    厉寒琛满脸阴鹜,狠狠盯着手机上那些暧昧亲密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