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瀚空小说网

    逃荒种田:千亿物资娇养残疾反派【已完结无弹窗】

    裴姝儿唐瓒 时间:2022-03-30 20:48:26

    小说简介:裴姝儿唐瓒是作者裴姝儿唐瓒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裴姝儿唐瓒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古代言情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扣人心弦,超棒!裴姝儿笑道:“可以啊,反正大伯也不如我一介女流。”唐沛霖被裴.........

    逃荒种田:千亿物资娇养残疾反派【已完结无弹窗】

    裴姝儿笑道:“可以啊,反正大伯也不如我一介女流。”

    唐沛霖被裴姝儿气得昏了头,抬手要上去打裴姝儿。

    裴姝儿立马就流泪,一脸无辜委屈的质问。

    “我婆婆和唐瓒都从来没有打过我的。大伯竟要打侄媳妇吗?就因为侄媳妇从狼口里将侄儿救了回来?”

    唐沛霖被裴姝儿将军了,要是他打了裴姝儿,就成了责怪侄媳妇救侄儿。

    旁人会觉得他六亲不认,冷血无情,不辨是非。

    周围人已经面色古怪地看着他了,其他人也不由的离他远了些。

    似乎觉得他不是什么能与之相交的人。

    这才开始流放,他要是被孤立,往后的日子只会更加难!

    大伯母李氏突然拉了拉他的袖子。

    凑在他耳边嘀咕:“当家的,她藏得银钱......”

    经由李氏提点,唐沛霖才意识到这个,此刻裴姝儿背着的唐瓒反倒不那么重要了。

    银钱在流放路上异常珍贵,改善伙食,改善待遇,包括求官兵网开一面,靠得可都是银钱。

    其实他们也藏了一些,只不过都上交到了唐老夫人那,现在要是能从裴姝儿身上得到私藏的银钱,那么他们可就有了资本了。

    他给李氏使了个眼色,李氏便走了过去,抬手笑看着裴姝儿。

    “姝儿呀,银钱可都是得上交的。”

    裴姝儿眼神一厉,她和这些人本就非亲非故,她又是孤身一人,自己肯定得留点银钱傍身保命。

    更何况,现在这大伯母过来找她要钱,恐怕也是进了大房的口袋。

    裴姝儿一脸无奈:“大伯母,没了。”

    李氏自是不信,便动手开始搜了。

    裴姝儿皱起眉头,背着唐瓒往后退了一步。

    李氏不由的皱起眉,色厉内荏的,却还维持着长辈的威严。

    “既然成了我唐家的人,你怎能不上交银钱,这可都是保命的资本。”

    说着,便朝着唐沛霖使了个眼色,唐沛霖架住了裴姝儿,李氏开始动手。

    裴姝儿早就将银钱转移进了空间,可她也没有让别人碰自己的打算。

    她不由地将视线转向官差。

    “官爷,我看那边狼群要过来了,莫要被不相干的人耽误了行程。”

    前方的官差早就在整顿队伍了,也刚好整顿到了这边。

    收了银钱的官差一鞭子,便朝着李氏和唐沛霖抽了过去,两人疼得龇牙咧嘴。

    “给我老实点,你们两闹腾的话,就去队伍最后。”

    这话一出口,两个人面如菜色,在队伍最后便意味着最先被牺牲。

    他们求情半天,都没有用,反倒被官差一鞭子一鞭子的赶到了队伍最后。

    唐家人纠结地看向了唐瓒,他们当然不会让裴姝儿背唐瓒。

    可是一路上都是大家伙背着唐瓒走的,可是背着跑,谁都没有这个本事。

    唐瓒的四叔咳嗽着站了出来:“我来背吧。”

    他伤的是第二重的,自己走都成问题了。

    裴姝儿摇头:“我来背他,我不会掉队的。”

    大家的眼神更加怪异了。

    谁不知道这个裴姝儿娇生惯养的,唐瓒即便是重伤病瘦了,可是身长九尺的男人骨头重量在那里,她怎么可能背得动。

    大家在牢里关了数月有余,今天又顶着寒风从京城走到了荒郊野外。

    原本健硕的大男人都憔悴不堪没了气力,背个人更是困难不已。

    怎么可能还跑得过那群野狼。

    更别说裴姝儿这么一个娇小姐了。

    这样一个无私无畏的做法,出现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都不稀奇。

    唯独出现在水性杨花的裴姝儿身上不可能。

    她巴不得唐瓒赶紧死呢。

    裴姝儿从包裹里拿过水囊,实则是趁人不注意从空间的灵泉里接了一点水,之后她仰头喝下。

    一瞬间,身体上所有的疲惫都消失不见,而且,她的力气也变为了原来的8倍,可背400斤的重物。

    这样的身体素质,背起一个成年人,实在是易如反掌。

    流放犯人在官差的命令下,开始跑步赶路,同时50个官差拿着鞭子在两旁,以防有人趁此刻逃跑。

    裴姝儿跑得快,大家起先还没有当回事。

    毕竟背人跑步,那是越来越累的。

    一开始可能会很轻松,但是越到后面越难。

    结果一公里,两公里,三公里,四公里......

    裴姝儿仍旧背着唐瓒跑得很快。

    一直在队伍中游没有掉队。

    要不是怕太显眼了,惹来官差忌惮,裴姝儿早就把官差都给甩开了。

    而其他的人,也有一部分人已经掉队被吞入了狼腹。

    裴姝儿的脸颊,仅仅因为运动有了点红晕,气息也只是略微有些粗。

    这简直匪夷所思,这还是那个娇滴滴的裴姝儿吗?

    官差看到野狼已经没有尾随他们了,又看到前方的一小片密林,便出声。

    “所有人,进密林休息。”

    这话一出,裴姝儿眼睛一亮,立马在一棵大树旁边停了下来,占好了位置。

    唐家旁系的络腮胡也到了,他看着裴姝儿的眼神带着贪婪和觊觎。

    唐沛霖刚才跟自己说了,这个女人身上可是还有银钱的。

    还说这女的水性杨花爱慕虚荣,订婚后就勾搭了三皇子。

    现在没了依靠,说不准会跟自己呢。

    想到这,络腮胡淫笑着走了过去。

    “小娘子,交出你的银钱来,还有这地方,我也看重了。”

    裴姝儿本来在给唐瓒查看伤势,听了这话后,动作一顿,很快便继续查看唐瓒伤势了。

    刚将唐瓒的外衣拉开,就感觉自己的脸颊被带着汗臭的手摸了一下,还有那粘腻的笑。

    “小娘子,你这相公不中用了,你就跟我吧,到时候你的银钱我们两一起用。我保证到了流放地后,你的日子会过的比神仙还快活。”

    裴姝儿猝不及防被调戏,恶心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见裴姝儿没有动弹,男子的胆子越发大了起来,上来就要抱住裴姝儿。

    在那个男人要碰到她的时候,裴姝儿忽然转身,一拳打在了这男人的脸上。

    男人的脸在瞬间凹陷了下去,整个人也都倒退了好几米,重重的撞在了另一棵树上,又喷出了一口血来。

    他的脸颊疼得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脸颊很快就高高的肿了起来。

    这时,他才抬头惊异又恐惧的看向裴姝儿。

    “你,你怎么打人?”